并购传言被否认,美团与滴滴“绯闻”缘何不断?

中国互联网行业从来就不缺传言和故事,最近被炒得最火的,无疑是“美团并购滴滴”的传言。一家是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的生活服务互联网平台,另一家是估值超过600亿的移动出行平台。但是这出被誉为“互联网史上最大并购案”的好戏,却在滴滴的一纸辟谣声明下“还没上映就下画”了。

对于美团和滴滴而言,从“井水不犯河水”到业务上的“擦枪走火”,再到如今被传成为“一家人”,这两家中国互联网巨头中的“后浪”未来又将如何在竞争中“共处”呢?

并购传言被“否”

今年6月初,当全社会正在忙于在疫情之下复工复产之时,容不得半点安静的互联网又爆出惊天传闻:“美团正在计划并购滴滴”,对于疫情之下太久缺乏话题的互联网行业而言,这样“千亿美金”级别的消息无疑一下子“炸开了锅”,而在消息传出后,美团和滴滴双方出奇的安静更让传言愈演愈烈,更有行业分析者将美团股票持续上涨作为了“并购”传言的佐证,使得“美团并购滴滴”的传言更像是证据确凿。

6月11日,滴滴通过官方微博发文“有人真敢编,有人真敢信”,并配图“虾扯蛋”,而滴滴出行方面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,该微博内容正是为了辟谣“美团收购滴滴”的谣言。

从传言四起到官方辟谣,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半个月,但是对于美团和滴滴而言,围绕双方的“竞争”“合并”和“收购”等的传言则从未停息,对于两家看似不同赛道的互联网平台而言,当发展到成为不同细分领域的巨头后,如何“共生共荣”,则是摆在双方发展道路上的一道“必答题”。

滴滴暂停外卖,美团打车转为聚合模式

在今年5月,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,核心网约车业务实现盈利后,滴滴向外拓展业务边界的步伐同样并没有放缓。而正如柳青所说的那样,滴滴除了网约车,在共享单车、外卖、跑腿、货运、旅游等多个领域都有所布局。而无独有偶,立足在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的美团,在“美团无边界”的口号下同样积极拓展着和滴滴有交集的业务:从收购摩拜单车到上线网约车业务,美团也将“触手”伸进了滴滴的核心。

美团和滴滴的业务之战,早早就已经拉开了序幕。在2017年2月,美团在南京上线美团打车,在南京试运营10个月后,12月份美团点评专门进行了公司架构调整,成立出行事业部。而在2018年,滴滴发布“骑手招募令”:滴滴外卖骑手为“忠诚骑手”和“自由骑手”,“忠诚骑手”需要每周在线大于48小时,月保底10000元;“自由骑手”可自由上线接单,订单收入翻倍。

谈到双方的竞争关系,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就认为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是一场战争”,而滴滴出行CEO程维在接受采访时则向美团表示,“尔要战,便战”。但是随着美团和滴滴两家的核心业务的发展都遇到了不同的问题,同时在应付各自主要赛道上的对手都耗费了大量的资源和精力,美团和滴滴之战一直却只是停留在“业务探索”层面,并没有进入“实战”的阶段:进而如今滴滴已经暂停外卖业务,而美团的打车业务也转为聚合模式。

不做敌人做朋友?

从行业“竞争之战”的“点到即止”再到并购传言的多次被否,美团和滴滴之间的“敌人”和“亲人”的关系都被验证过并不“适合”彼此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在各自主营业务上都有强大对手的美团和滴滴,并不会真正地投入太大的资源进行“延伸业务”层面的市场争夺,而当彼此体量达到数百亿甚至千亿级别后,“并购”的方式在执行层面则更加难上加难,而留给美团和滴滴未来“相见”的“路”就只剩下合作了。

据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,在此前美团和滴滴也曾经有过合作,王兴在接受采访时就透露,美团与滴滴此前在点评业务上是有合作的,“但我们在南京试点后,滴滴主动断掉了合作。其实滴滴要开放的话,我们愿意继续合作。我觉得大家得接受一点——竞合是未来的常态,新常态。”

值得留意的是,左右着美团和滴滴的到底是“实战”“并购”还是“合作”的一个重要元素,则是来自资本方,而在三种“共存”选项中,“合作”无疑是最符合各方利益的一种模式。早在2018年的乌镇大会,美团王兴和滴滴程维还在同台吃饭,而在他们中间的,则是腾讯CEO马化腾。

资料显示,美团和滴滴的背后,共同投资者包括了腾讯、阿里巴巴等的身影,而作为被看作是“腾讯系”的两员猛将,美团和滴滴也被看作是腾讯系当中最有分量和发展前景的平台,美团和滴滴的“合作共存”,无疑对于腾讯生态甚至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都将带来帮助。

“我和王兴认识很早,私人关系不错。”程维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:“创业公司要想崛起,不能一味竞争,‘外交’(战略资本和联盟)是至关重要因素。”

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棋牌app_新黄金城hjc